未分类

过客软件合集网站

咚咚咚的敲门声富有节奏地响起,同时响起一阵熟悉的低唤声,“三姐,是我,在不在里面?”

夏连翘刚脱掉白大褂,闻言一滞,很快她回醒换上夏装,且喊了一声,“是小弟吗?稍待片刻。”

“是我。”

夏连翘惊讶地歪了歪脑袋,随即更是加快手上动作。

门外。

夏致远低头开始转圈。巧!实在太巧了!谁能想到那一对孩子居然是他三姐仇敌叶家的外孙。

“小弟?”

夏致远抬头瞥了眼她,又瞟了眼周围,抢过她手上的皮包,“姐,下班了吧?我找你有急事。”

夏连翘微微蹙眉,“稳重。”

“嗨~”夏致远笑了笑,“行。我听你的。知道我今天遇上了谁?快点,我可一直等到现在才找你。”

“爸有消息了?”

“差不多。”

清新纯净果子俏丽动人

夏连翘心里一喜,疾步跟着他身后离开。形象?也得有娘家夫家两家稳稳妥妥的,她什么得不到。

好像很多人都明白彼此讲些什么私密话,还是空地比较安。

这一对姐弟俩人各自推着自行车,不用商量去向,一出了医院大门,俩人就朝附近小公园骑去。

但夏天一来,最不缺的就是乘凉的人。好在此刻夕阳还没陷入水平面,除了偶尔几位玩耍的小孩儿,还算清静。

苍绿的颜色铺满草坪的空旷之处,站了一对姐弟俩人。

要说吸引人,还确实挺怪异。

正要找个石凳子什么地方而坐的夏连翘,此刻一听她老弟的话,惊得她哪顾得上其他细节。

“你真这么想?”

“是,我想要回腊月。”

“小弟,你终于想通了。”夏连翘欣慰地看着他,“早就该这么想,姐不会害你。没人能猜得出玉莲的身份。”

“姐,你确定腊月在叶秀娟手上?”

夏连翘蹙紧眉头,“孩子肯定是那个贱人抱走,要不然叶老鬼不会说不管是真是假,他不插手。我就是怕……”

怕什么?

无非是夭折。

夏致远眼神一闪,“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的女儿必须要找到。姐,现在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我想亲自去找那……”话到一半,夏连翘突然一滞,她顿时瞪大双眼,“你,你不会是想?”

夏致远没意外他三姐能猜出他心思。此刻他咬了咬嘴唇,“我今天遇上了齐家老太太和梅家瘸子。”

夏连翘瞟了他一眼。

“……后来我跟过去,已经能百分百确定那确实是爸他说的那户梅家。可惜那死瘸子给脸不要脸。”

夏致远咬牙切齿地将今天偶遇上齐老太太祖孙俩人到自己抱着孩子去往派出所的经过给详细讲述了一遍。

说完,他继续说道,“后来我找了个熟人,这才得知那对孩子就是叶老鬼的亲外孙,而叶家跟梅家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好。

据说叶老鬼的亲闺女就是梅先生的干闺女,这不,那老家伙回去了就把一对小鬼留在梅家。”

这些不用他说,夏连翘更是一清二楚。闻言她沉默片刻后抬头,“你是想抓住叶秀娟的把柄让梅老帮忙?”

夏致远默默地点了点头。

“没用。叶老鬼是摆明了不管那贱人的事情,他不会为亲闺女去护着一个侄女。”

“呵,这你就不懂了吧。”夏致远附在她耳边,“咱们逼着叶秀娟要人,那丫头还活着的话,我们带孩子去叶家堡要公道;要是已经不在了的话。”

夏致远眯了眯眼,“那就看叶老鬼想不想好,他以为拍拍屁股说不管就行?那可是我女儿一条命。”

夏连翘挥了挥手,“等等,让我想一下。”

“姐,我不会把你和姐夫俩人牵扯进去。”

夏连翘斜了他一眼,“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别吵,让我静一下。”就算真逼得了叶老鬼出面,可梅老他会出手?

夏连翘仰头望着路边的一棵大树发呆。梅家干闺女?再亲,梅老会替那贱人出头?绝无可能!

“姐?”

夏连翘深深叹了口气,缓缓摇了摇头,“没用。关系太远,就叶老鬼他只能自保,还帮不了咱们家。”

“姐,这是唯一拉上梅先生的机会。据我打听,梅老很疼那一对孩子,他又没有后人,难保不会当成亲孙。”

夏连翘一回想被她误让的关平安,更是心塞。她果断摇头,“别去打梅先生主意。你以为咱爸没想结交人家?可结果呢?就连我公公,跟人家算是旧识,可要上门也不一定能进那个院子。”

“叶老鬼跟他关系就很好。”

“再好能好到为外人不顾前途?”夏连翘冷笑一声,“别天真了,小弟。那一对孩子姓关,不姓叶,人家还有亲爸。听你姐夫的意思,那泥腿子还蛮精明,他一个当女婿会为一个大姨子出力?”

夏致远最不愿听到就是“姓关”这两字,果断将脑袋一撇。

“换成你乐意?何况那还不是亲的大姨子。听姐一句劝,别打主意打到梅先生身上,倒是小腊月必须要找回。”

夏致远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那你打算几时动身?我陪你一起去东北。”

“弟妹那说好了?”

“没。”夏致远蹙了蹙眉,“不是你说孩子还活着先养在你名下。三姐,青蓝,她还不知道这事。”

夏连翘张了张嘴,终究又闭上。是她说的没错,可你就这么干脆利落地拍板未免算计得过头。

夏致远瞥了她一眼,“姐,那孩子十有八九已经不在。”

“小弟。”夏连翘咬了咬牙,“当初你和妈俩人到底有没有插手?你必须要说实话,要不然那贱人破罐子破摔……”

夏致远果断摇头,“我没有。”

“妈她呢?”

夏致远移开了视线望向西边夕阳,“妈也不可能。她也就嘴上说得难听,毕竟是她亲孙女。三姐,你尽快订个时间。”

夏连翘无力地摆了摆手,“再等等,我还得联系上咱爸,看老爷子如何决定。你也是,想想关叔。”

“三姐!”

夏连翘默默注视着她最疼爱的小弟,许久过后,她幽幽地叹了口气,“你就一直祈求国家昌荣富盛吧。”

他,还活着呢。

标签: